欢迎访问中国图们江合作网!

首页   >   专家讲坛   >   东北三省应协同发展海洋经济
2018-01-04 来源:图们江学会

      东北三省作为老工业基地,主动融入“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战略,利用濒临黄渤海及靠近日本海的区位优势,协同发展海洋经济是应势之策和理性选择。我国东北亚地区的海洋经济依据地理位置与利用海洋资源的差异,可以分成海洋经济、毗海经济和向海经济。辽宁省濒临渤海与黄海,拥有广阔的海域,属于海洋经济,而吉林与黑龙江虽然不拥有享有主权的海域,但因为其距离日本海很近,可以通过向俄罗斯、朝鲜借港发展海洋经济,吉林是毗海经济,而黑龙江则是向海经济。由于我国东北亚区域海洋经济发展极度不均衡,辽宁省是我国的海洋经济大省,而吉林与黑龙江的海洋经济发展刚刚起步,实现东北亚地区海洋经济的协同发展,对于区域海洋经济发展以及东北振兴有着重要的影响。

东北三省协同发展海洋经济战略的提出

      东北亚的海洋资源丰富,从地理范围来看,我国东北亚区域的海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主要集中在渤海与黄海区域。该区域属于我国拥有主权的海域,得到了较早的开发与利用。濒临该海域的辽宁省是我国的海洋大省。早在1986年辽宁省提出了建设“海上辽宁”的战略设想,随着国家海洋强国战略的提出,辽宁省更是把海洋经济的发展放在了十分重要的位置上来。近年来,辽宁省海洋经济取得了快速发展,渔业产值、船舶制造业产值和滨海旅游总收入均处于增长趋势。
尽管近年来辽宁省高度重视海洋经济的发展,但辽宁省海洋经济面临海洋经济增速放缓、海洋产业结构也有待优化、海洋经济的发展方式较为粗放等问题,这些问题的存在对辽宁省的海水质量与海洋生态环境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因此,辽宁的海洋产业亟待转型升级,需要在淘汰落后产能的基础上,不断开拓市场,拓展新的发展空间。
      吉林省与黑龙江省按照传统的视角来看,并非沿海省份,其经济发展通常被认为与海洋无关,这种观点的形成主要是因为两省未拥有我国享有主权的海域。这一观点阻碍了吉林省与黑龙江省利用海洋发展自身经济,也使得我国东北地区的海洋经济发展不能从整体的角度出发来进行规划发展,阻碍了区域的整合与优化。按照美国学者的观点,海洋经济是直接依托海洋资源或来源海洋的经济活动,海岸带经济是受海岸地区驱动的经济活动。海岸带地区的范围一般定义是海岸带向陆一侧的边界为10公里,根据需要可达到距海岸100公里,更模糊的甚至定义为一天的车程。按照这一定义,吉林省的延边州珲春市距离日本海岸线的直线距离4.5公里,属于日本海西海岸带范围。黑龙江省的牡丹江市东宁市距离日本海岸线的直线距离42公里,属于日本海的西海岸带区域。因此,应从海洋地理角度思考海岸带区域发展,不必拘泥日本海的海权问题,甚至把有没有出海口作为必要的条件。从俄罗斯的角度来看,由于其经济条件的限制,人力物力的缺乏,东北亚区域的海域的开发与利用并不充分。由于国际形势的变化,俄罗斯也迫切希望通过对该区域海洋资源的开发利用发展其远东地区的经济。因此,我国在上述海域不拥有主权,但吉林省与黑龙江省可以与俄罗斯合作利用该区域的海洋资源发展毗海经济和向海经济是可能的。
      实际上,如果吉林与黑龙江两省能够向俄罗斯借海发展海洋经济,我国东北亚地区的海洋经济有较好的协同发展的基础条件。从辽宁海洋经济的发展现状来看,其当前迫切需要转型升级,根据辽宁省制定的《海洋与渔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十三五期间,辽宁省海洋与渔业的发展目标是海洋生态文明制度基本建立,海洋生态环境质量逐步改善,海洋资源高效利用,开发保护空间合理布局,基础保障能力显著提升。而要实现这一目标,一个有效的途径是将辽宁省海洋经济的过剩产能转移和输出,包括近海的捕捞产业,养殖产业,水产品加工产业等,这样有利于控制近海的养殖面积,促进海域海岛资源利用更加高效合理,与海洋生态环境质量的改善,实现“近岸海域第一、二类海水水质面积占省管辖海域。70%左右,近岸海域环境功能区达标率在95%以上,海洋保护区面积占该省管辖海域10%以上,海洋生物多样性得到有效保护,受损岸线、海湾、湿地等得到修复。同时,海洋捕捞机动渔船数量和功率至少下降10%”的目标。另外,辽宁省的其他高端海洋产业的发展需要大量优质的初级产品与能源,如,高端的水产品加工,滨海旅游和石油化工产业;同时高端产业的产品也需要市场,如辽宁省具有比较优势的海洋装备制造业。从吉林与黑龙江两省的角度来看,二者的海洋经济从无到有,需要大量的与海洋经济相关的人力物力以及管理经验,同时东北亚俄罗斯拥有主权的相关海域能够接受从辽宁省转移出来捕捞与养殖的产业与产能(这些产能的进入必须符合生态标准);从该海域获得的优质的水产品以及矿产与石油等能源能够输出给辽宁,作为其高端海洋产业发展的投入品。同时该区域的发展也需要辽宁省海洋经济的高端产业的产品,如海洋工程装备等,港口物流也可以实现优化组合。因此,可以看出,我国东北三省海洋经济发展存在较好的协同基础,具备协同发展的条件。

东北老三省协同发展海洋经济的战略构想

      东北三省由于可利用的海洋资源的难易程度不同,海洋经济的实现深度存在明显的差异,要结合各自的区位以及产业优势,进行海洋产业布局,充分利用黄渤海、日本海的资源,加强与俄罗斯的海洋领域合作,形成东北三省海洋经济发展的产业链条,构建海洋经济发展带,实现海洋资源的优化配置。
      (一)东北三省海洋经济协同发展的空间构造
东北三省海洋经济协同发展的空间构造可以通过“一轴一带两区”构成。“一轴一带两区”是以大连一丹东一通化一图们一珲春一东宁一绥芬河一佳木斯铁路为主轴,连接辽宁沿海经济带、延边州海洋经济发展区、绥芬河海洋经济发展区,形成贯穿黄渤海和日本海的海洋经济发展架构。“一轴”是东北三省海洋经济发展带的脊骨,是一条沿中俄、中朝边境而行的南北铁路大通道,是连接黄渤海与日本海的纽带。这条铁路大通道全长1300余公里,把沈丹线、凤上线、梅集线、鸭大线和浑白线5条既有铁路连接起来。全线覆盖东北东部10多个市和30多个县,总面积为22万平方公里,人口1800多万,成为深入东北东部经济腹地并形成了直达丹东港和通过珲春一马哈林诺铁路到达扎鲁比诺港的二条全新出海通道。可将东北东部盛产的粮食、木材、煤、铁等物质通过两条出海通道输送到世界各地。“一带两区”是镶嵌在“一轴”上的彩虹和珍珠,发挥着强大的海洋产业集聚、辐射和带动的作用。成为东北地区海洋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量。
      (二)辽宁沿海经济带
      辽宁沿海经济带位于辽宁省南部,北接以沈阳为中心的沈阳经济区及东北内陆地区,南望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东临朝鲜半岛,西连京津冀城市群。2009年辽宁沿海作为整体开发区域被纳入国家战略。
      辽宁沿海经济带空间布局按照“一核、一轴、两翼”的总体布局框架。“一核”即大连核心区:创建国家海洋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城市,以国家级新区“金普新区”和辽宁自贸区大连片区建设为突破口,不断进行体制机制创新,提升国际化的影响力,发挥东北海洋经济领军城市以及国际化大都市的辐射和引领作用;进一步加快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建设,重点发展海洋交通运输业,以大连港为依托,搭建高效物流平台,建设一批辐射面广、流量大的优势货品及集装箱物流基地,打造东北亚国际物流中心;以大连湾为依托,建设船舶与海工装备制造业基地;以丰富的海洋渔业资源为依托,巩固传统的海洋渔业产业,促进渔业产业转型升级;以雄厚的产业基础和科研力量为依托,加快发展海洋战略性新兴产业,实现现代海洋经济与软件信息等产业高度融合。“一轴”即大连一营口一盘锦主轴:重点建设大连长兴岛临港工业区,形成临港产业集群;建设营口沿海产业基地,逐步建成大型临港生态产业区;建设盘锦辽滨经济区,发展海洋生态旅游业。“两翼”为渤海翼(盘锦一锦州一葫芦岛渤海沿岸)和黄海翼(大连一丹东北黄海沿岸及主要岛屿)。渤海翼:重点建设锦州滨海新区,建设锦州湾国家炼化基地和国家石油储备基地。推进盘锦石油装备制造业建设,建成我国具有较强竞争力的石油装备制造业基地。建设葫芦岛北港工业区。黄海翼:重点建设庄河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花园口经济区、登沙河临港工业区、长山群岛海洋生态经济区、现代海洋牧场区、皮杨陆岛经济区,发展沿海临港装备制造、水产品增养殖和加工、旅游、现代物流等产业。建设丹东产业园区,加速丹东港和海洋红港的开发建设,发展海洋渔业、滨海旅游、口岸物流等海洋产业。
      (三)延边州海洋经济发展区
      延边州紧邻日本海,发展海洋产业历史渊源深厚,历史上珲春就是与日本海沿岸国家开展海洋产业合作的重要通商口岸城市。所辖面积4.27万平方公里,总人口214.6万。延边州海洋经济发展区包括珲春、图们、龙井、和龙、延吉5个县市。主要利用日本海与西太平洋的资源,与俄罗斯、朝鲜、韩国、日本开展海洋领域的合作。
      创建陆域国家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延边州突出发挥珲春“出海口”的地理优势,积极争取国家政策的支持,纳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和国家海洋局规划,创建国家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打造海洋产业带。基本构想是以珲春为龙头,外联俄罗斯远东海域和朝鲜东部海域,内联和龙、龙井、图们、延吉,连线成片,做强跨境产业链条,促进海洋产业集约集聚发展,形成内外联通的跨境海洋产业发展带。在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内,采取“一区多园”的发展模式,构建“一核一带五园区”的空间发展格局。“一核”就是以珲春国际合作示范区作为发展海洋产业核心区;“一带”就是沿图们江建设海洋产业经济带;“五园区”珲春海产品工业园、珲春国际物流园、龙井海产品加工园、图们海洋产业合作园、和龙进口资源转化园。
      重点发展海产品贸易、加工、冷藏、冷链物流以及海产品加工配套企业。积极引进技术,延长海产品深加工产业链,提高海产品深加工的滚动增值效益,将示范区建设成为东北亚地区集过货、存储、保鲜、研发、加工、出口贸易为一体的海产品深加工出口集散基地。
      打造海洋积极发展新引擎,促进传统优势海洋产业转型升级,发展海洋生物制药业,海洋物流产业、海洋旅游业、加快发展现代海洋服务业。积极发展冷链物流产业,促进冷链物流标准化、专业化、现代化。形成有竞争力的现代海洋产业体系。
      建设面向国内外的水产品批发集散中心。在示范区内,建设面向全球的水产品集散市场,争取建设海产品期货交易市场,对冲实体经济发展带来的风险。
建设明太鱼晾晒及深加工产业园。延边州的纬度带赋予了明太鱼加工晾晒产业天赋优势,是扩大明太鱼水产业发展规模的最佳地带。在现有产业发展的基础上,完善生产规程,规范扩大明太鱼晾晒程序,形成晾晒标准。扩大明太鱼深加工规模,重点在开发海洋生物保健品、海洋药物等高附加值产品方面取得新突破。
      (四)绥芬河海洋经济发展区
      绥芬河市地处黑龙江省东南部,是国家“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黑龙江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节点城市。绥芬河实际管辖面积423平方公里,东与俄罗斯远东最发达的滨海边疆区接壤,边境线长27.5公里。东距俄罗斯对应口岸波格拉尼奇内21公里,距俄远东最大的港口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210公里。
建设“哈绥符釜”陆海联运国际合作通道。这条大通道以哈尔滨为核心,连接“哈牡绥东”外向型产业带;以绥芬河为枢纽,经俄罗斯东方港或符拉迪沃斯托克港至韩国釜山的“中——外——中”国际陆海联运通道。绥芬河陆海联运大通道的中转地集聚了俄罗斯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港、纳霍德卡港、东方港等最好的港口以及韩国的釜山港和日本的新渴、横滨等世界一流的港口。这条大通道打通了黑龙江省的“出海口”,形成了“中外中”、“中外外”陆海联运新通道。货物经绥芬河口岸出境,通过铁路运输直达俄罗斯远东港口,在此借港出海,通过海运,对内可以抵达上海、宁波、黄埔、泉州、汕头、洋浦、天津、大连、南沙、盐田、蛇口、福州、湛江、厦门、太仓等港口;对外可以抵达俄罗斯、韩国、日本以及北美地区,向西与哈欧班列对接,可直达德国汉堡等欧洲地区。
      重点打造与俄合作的海洋生态繁育园区。加快境外海洋园区建设,打造跨国和跨境进出口加工产业链,推动跨境产业合作提档升级。未来10年至20年,俄罗斯的“蓝色海洋大粮仓”是最具潜力的发展产业之一,目前,绥芬河企业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俄罗斯岛、纳霍德卡、大石头城、阿穆尔湾海域、滨海边疆区奥莉加自治区海域、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哈桑区等海域开展了海参、扇贝、牡蛎、鲍鱼等种茁繁育和海洋底播,开发了部分海域资源,与俄罗斯形成了良好的合作关系。绥芬河要充分利用绥芬河企业与俄罗斯海洋渔业领域良好的合作基础和国家质检总局把绥芬河口岸作为进境食用水生动物指定口岸的政策以及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兑自由港法案相关优惠政策,有序引导企业“走出去”。同时加大“内引外联”力度,重点打造与俄合作的海洋生态繁育园区,开展海洋生态种苗繁育,保税区海产鱼类深加工,互市鲜活水产品大宗贸易。形成养殖、捕捞、加工为一体的跨境产业链,构建境内外园区产业互动发展、产业链衔接配套格局。(注:本文与于涛、蒋鹏合写)(刘广东  大连海洋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教授)

2018-01-04 来源:图们江学会

      东北三省作为老工业基地,主动融入“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战略,利用濒临黄渤海及靠近日本海的区位优势,协同发展海洋经济是应势之策和理性选择。我国东北亚地区的海洋经济依据地理位置与利用海洋资源的差异,可以分成海洋经济、毗海经济和向海经济。辽宁省濒临渤海与黄海,拥有广阔的海域,属于海洋经济,而吉林与黑龙江虽然不拥有享有主权的海域,但因为其距离日本海很近,可以通过向俄罗斯、朝鲜借港发展海洋经济,吉林是毗海经济,而黑龙江则是向海经济。由于我国东北亚区域海洋经济发展极度不均衡,辽宁省是我国的海洋经济大省,而吉林与黑龙江的海洋经济发展刚刚起步,实现东北亚地区海洋经济的协同发展,对于区域海洋经济发展以及东北振兴有着重要的影响。

东北三省协同发展海洋经济战略的提出

      东北亚的海洋资源丰富,从地理范围来看,我国东北亚区域的海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主要集中在渤海与黄海区域。该区域属于我国拥有主权的海域,得到了较早的开发与利用。濒临该海域的辽宁省是我国的海洋大省。早在1986年辽宁省提出了建设“海上辽宁”的战略设想,随着国家海洋强国战略的提出,辽宁省更是把海洋经济的发展放在了十分重要的位置上来。近年来,辽宁省海洋经济取得了快速发展,渔业产值、船舶制造业产值和滨海旅游总收入均处于增长趋势。
尽管近年来辽宁省高度重视海洋经济的发展,但辽宁省海洋经济面临海洋经济增速放缓、海洋产业结构也有待优化、海洋经济的发展方式较为粗放等问题,这些问题的存在对辽宁省的海水质量与海洋生态环境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因此,辽宁的海洋产业亟待转型升级,需要在淘汰落后产能的基础上,不断开拓市场,拓展新的发展空间。
      吉林省与黑龙江省按照传统的视角来看,并非沿海省份,其经济发展通常被认为与海洋无关,这种观点的形成主要是因为两省未拥有我国享有主权的海域。这一观点阻碍了吉林省与黑龙江省利用海洋发展自身经济,也使得我国东北地区的海洋经济发展不能从整体的角度出发来进行规划发展,阻碍了区域的整合与优化。按照美国学者的观点,海洋经济是直接依托海洋资源或来源海洋的经济活动,海岸带经济是受海岸地区驱动的经济活动。海岸带地区的范围一般定义是海岸带向陆一侧的边界为10公里,根据需要可达到距海岸100公里,更模糊的甚至定义为一天的车程。按照这一定义,吉林省的延边州珲春市距离日本海岸线的直线距离4.5公里,属于日本海西海岸带范围。黑龙江省的牡丹江市东宁市距离日本海岸线的直线距离42公里,属于日本海的西海岸带区域。因此,应从海洋地理角度思考海岸带区域发展,不必拘泥日本海的海权问题,甚至把有没有出海口作为必要的条件。从俄罗斯的角度来看,由于其经济条件的限制,人力物力的缺乏,东北亚区域的海域的开发与利用并不充分。由于国际形势的变化,俄罗斯也迫切希望通过对该区域海洋资源的开发利用发展其远东地区的经济。因此,我国在上述海域不拥有主权,但吉林省与黑龙江省可以与俄罗斯合作利用该区域的海洋资源发展毗海经济和向海经济是可能的。
      实际上,如果吉林与黑龙江两省能够向俄罗斯借海发展海洋经济,我国东北亚地区的海洋经济有较好的协同发展的基础条件。从辽宁海洋经济的发展现状来看,其当前迫切需要转型升级,根据辽宁省制定的《海洋与渔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十三五期间,辽宁省海洋与渔业的发展目标是海洋生态文明制度基本建立,海洋生态环境质量逐步改善,海洋资源高效利用,开发保护空间合理布局,基础保障能力显著提升。而要实现这一目标,一个有效的途径是将辽宁省海洋经济的过剩产能转移和输出,包括近海的捕捞产业,养殖产业,水产品加工产业等,这样有利于控制近海的养殖面积,促进海域海岛资源利用更加高效合理,与海洋生态环境质量的改善,实现“近岸海域第一、二类海水水质面积占省管辖海域。70%左右,近岸海域环境功能区达标率在95%以上,海洋保护区面积占该省管辖海域10%以上,海洋生物多样性得到有效保护,受损岸线、海湾、湿地等得到修复。同时,海洋捕捞机动渔船数量和功率至少下降10%”的目标。另外,辽宁省的其他高端海洋产业的发展需要大量优质的初级产品与能源,如,高端的水产品加工,滨海旅游和石油化工产业;同时高端产业的产品也需要市场,如辽宁省具有比较优势的海洋装备制造业。从吉林与黑龙江两省的角度来看,二者的海洋经济从无到有,需要大量的与海洋经济相关的人力物力以及管理经验,同时东北亚俄罗斯拥有主权的相关海域能够接受从辽宁省转移出来捕捞与养殖的产业与产能(这些产能的进入必须符合生态标准);从该海域获得的优质的水产品以及矿产与石油等能源能够输出给辽宁,作为其高端海洋产业发展的投入品。同时该区域的发展也需要辽宁省海洋经济的高端产业的产品,如海洋工程装备等,港口物流也可以实现优化组合。因此,可以看出,我国东北三省海洋经济发展存在较好的协同基础,具备协同发展的条件。

东北老三省协同发展海洋经济的战略构想

      东北三省由于可利用的海洋资源的难易程度不同,海洋经济的实现深度存在明显的差异,要结合各自的区位以及产业优势,进行海洋产业布局,充分利用黄渤海、日本海的资源,加强与俄罗斯的海洋领域合作,形成东北三省海洋经济发展的产业链条,构建海洋经济发展带,实现海洋资源的优化配置。
      (一)东北三省海洋经济协同发展的空间构造
东北三省海洋经济协同发展的空间构造可以通过“一轴一带两区”构成。“一轴一带两区”是以大连一丹东一通化一图们一珲春一东宁一绥芬河一佳木斯铁路为主轴,连接辽宁沿海经济带、延边州海洋经济发展区、绥芬河海洋经济发展区,形成贯穿黄渤海和日本海的海洋经济发展架构。“一轴”是东北三省海洋经济发展带的脊骨,是一条沿中俄、中朝边境而行的南北铁路大通道,是连接黄渤海与日本海的纽带。这条铁路大通道全长1300余公里,把沈丹线、凤上线、梅集线、鸭大线和浑白线5条既有铁路连接起来。全线覆盖东北东部10多个市和30多个县,总面积为22万平方公里,人口1800多万,成为深入东北东部经济腹地并形成了直达丹东港和通过珲春一马哈林诺铁路到达扎鲁比诺港的二条全新出海通道。可将东北东部盛产的粮食、木材、煤、铁等物质通过两条出海通道输送到世界各地。“一带两区”是镶嵌在“一轴”上的彩虹和珍珠,发挥着强大的海洋产业集聚、辐射和带动的作用。成为东北地区海洋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量。
      (二)辽宁沿海经济带
      辽宁沿海经济带位于辽宁省南部,北接以沈阳为中心的沈阳经济区及东北内陆地区,南望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东临朝鲜半岛,西连京津冀城市群。2009年辽宁沿海作为整体开发区域被纳入国家战略。
      辽宁沿海经济带空间布局按照“一核、一轴、两翼”的总体布局框架。“一核”即大连核心区:创建国家海洋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城市,以国家级新区“金普新区”和辽宁自贸区大连片区建设为突破口,不断进行体制机制创新,提升国际化的影响力,发挥东北海洋经济领军城市以及国际化大都市的辐射和引领作用;进一步加快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建设,重点发展海洋交通运输业,以大连港为依托,搭建高效物流平台,建设一批辐射面广、流量大的优势货品及集装箱物流基地,打造东北亚国际物流中心;以大连湾为依托,建设船舶与海工装备制造业基地;以丰富的海洋渔业资源为依托,巩固传统的海洋渔业产业,促进渔业产业转型升级;以雄厚的产业基础和科研力量为依托,加快发展海洋战略性新兴产业,实现现代海洋经济与软件信息等产业高度融合。“一轴”即大连一营口一盘锦主轴:重点建设大连长兴岛临港工业区,形成临港产业集群;建设营口沿海产业基地,逐步建成大型临港生态产业区;建设盘锦辽滨经济区,发展海洋生态旅游业。“两翼”为渤海翼(盘锦一锦州一葫芦岛渤海沿岸)和黄海翼(大连一丹东北黄海沿岸及主要岛屿)。渤海翼:重点建设锦州滨海新区,建设锦州湾国家炼化基地和国家石油储备基地。推进盘锦石油装备制造业建设,建成我国具有较强竞争力的石油装备制造业基地。建设葫芦岛北港工业区。黄海翼:重点建设庄河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花园口经济区、登沙河临港工业区、长山群岛海洋生态经济区、现代海洋牧场区、皮杨陆岛经济区,发展沿海临港装备制造、水产品增养殖和加工、旅游、现代物流等产业。建设丹东产业园区,加速丹东港和海洋红港的开发建设,发展海洋渔业、滨海旅游、口岸物流等海洋产业。
      (三)延边州海洋经济发展区
      延边州紧邻日本海,发展海洋产业历史渊源深厚,历史上珲春就是与日本海沿岸国家开展海洋产业合作的重要通商口岸城市。所辖面积4.27万平方公里,总人口214.6万。延边州海洋经济发展区包括珲春、图们、龙井、和龙、延吉5个县市。主要利用日本海与西太平洋的资源,与俄罗斯、朝鲜、韩国、日本开展海洋领域的合作。
      创建陆域国家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延边州突出发挥珲春“出海口”的地理优势,积极争取国家政策的支持,纳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和国家海洋局规划,创建国家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打造海洋产业带。基本构想是以珲春为龙头,外联俄罗斯远东海域和朝鲜东部海域,内联和龙、龙井、图们、延吉,连线成片,做强跨境产业链条,促进海洋产业集约集聚发展,形成内外联通的跨境海洋产业发展带。在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内,采取“一区多园”的发展模式,构建“一核一带五园区”的空间发展格局。“一核”就是以珲春国际合作示范区作为发展海洋产业核心区;“一带”就是沿图们江建设海洋产业经济带;“五园区”珲春海产品工业园、珲春国际物流园、龙井海产品加工园、图们海洋产业合作园、和龙进口资源转化园。
      重点发展海产品贸易、加工、冷藏、冷链物流以及海产品加工配套企业。积极引进技术,延长海产品深加工产业链,提高海产品深加工的滚动增值效益,将示范区建设成为东北亚地区集过货、存储、保鲜、研发、加工、出口贸易为一体的海产品深加工出口集散基地。
      打造海洋积极发展新引擎,促进传统优势海洋产业转型升级,发展海洋生物制药业,海洋物流产业、海洋旅游业、加快发展现代海洋服务业。积极发展冷链物流产业,促进冷链物流标准化、专业化、现代化。形成有竞争力的现代海洋产业体系。
      建设面向国内外的水产品批发集散中心。在示范区内,建设面向全球的水产品集散市场,争取建设海产品期货交易市场,对冲实体经济发展带来的风险。
建设明太鱼晾晒及深加工产业园。延边州的纬度带赋予了明太鱼加工晾晒产业天赋优势,是扩大明太鱼水产业发展规模的最佳地带。在现有产业发展的基础上,完善生产规程,规范扩大明太鱼晾晒程序,形成晾晒标准。扩大明太鱼深加工规模,重点在开发海洋生物保健品、海洋药物等高附加值产品方面取得新突破。
      (四)绥芬河海洋经济发展区
      绥芬河市地处黑龙江省东南部,是国家“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黑龙江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节点城市。绥芬河实际管辖面积423平方公里,东与俄罗斯远东最发达的滨海边疆区接壤,边境线长27.5公里。东距俄罗斯对应口岸波格拉尼奇内21公里,距俄远东最大的港口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210公里。
建设“哈绥符釜”陆海联运国际合作通道。这条大通道以哈尔滨为核心,连接“哈牡绥东”外向型产业带;以绥芬河为枢纽,经俄罗斯东方港或符拉迪沃斯托克港至韩国釜山的“中——外——中”国际陆海联运通道。绥芬河陆海联运大通道的中转地集聚了俄罗斯远东符拉迪沃斯托克港、纳霍德卡港、东方港等最好的港口以及韩国的釜山港和日本的新渴、横滨等世界一流的港口。这条大通道打通了黑龙江省的“出海口”,形成了“中外中”、“中外外”陆海联运新通道。货物经绥芬河口岸出境,通过铁路运输直达俄罗斯远东港口,在此借港出海,通过海运,对内可以抵达上海、宁波、黄埔、泉州、汕头、洋浦、天津、大连、南沙、盐田、蛇口、福州、湛江、厦门、太仓等港口;对外可以抵达俄罗斯、韩国、日本以及北美地区,向西与哈欧班列对接,可直达德国汉堡等欧洲地区。
      重点打造与俄合作的海洋生态繁育园区。加快境外海洋园区建设,打造跨国和跨境进出口加工产业链,推动跨境产业合作提档升级。未来10年至20年,俄罗斯的“蓝色海洋大粮仓”是最具潜力的发展产业之一,目前,绥芬河企业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俄罗斯岛、纳霍德卡、大石头城、阿穆尔湾海域、滨海边疆区奥莉加自治区海域、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哈桑区等海域开展了海参、扇贝、牡蛎、鲍鱼等种茁繁育和海洋底播,开发了部分海域资源,与俄罗斯形成了良好的合作关系。绥芬河要充分利用绥芬河企业与俄罗斯海洋渔业领域良好的合作基础和国家质检总局把绥芬河口岸作为进境食用水生动物指定口岸的政策以及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兑自由港法案相关优惠政策,有序引导企业“走出去”。同时加大“内引外联”力度,重点打造与俄合作的海洋生态繁育园区,开展海洋生态种苗繁育,保税区海产鱼类深加工,互市鲜活水产品大宗贸易。形成养殖、捕捞、加工为一体的跨境产业链,构建境内外园区产业互动发展、产业链衔接配套格局。(注:本文与于涛、蒋鹏合写)(刘广东  大连海洋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