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图们江合作网!

首页   >   专家讲坛   >   东北东部要绿色协同发展
2018-01-04 来源:图们江学会

从地缘上看东北东部的发展

      东北东部是我国最大的、跨省连片的自然生态区域,在振兴东北的布局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在国家振兴东北大盘子中,东北东部的战略定位和发展思路不够清晰,因为历史欠账多、转型难度大,亟须东北三省乃至国家层面的重视和扶持。
思考东北东部的发展问题,不得不考虑它所处的环境,特别是从地缘问题上进行考量。
从地缘政治学的“海权”“陆权”“空权”和“现代地缘政治”来看,东北东部以及东北地区的整体发展和崛起,必须以其自然地理条件优劣的准确判断和因势利导为最基本出发点。而从地缘经济学来看,不难发现,地缘经济学所主张的三个核心论点:地理因素是地缘经济中的基本要素;地缘经济最明显的表现为区域经济集团化;跨国公司是地缘经济中最活跃的要素。因此,从地缘经济学角度去考量东北东部发展战略,也能够为东北东部的发展带来很多启发。
基于以上,东北东部发展问题,应当考虑该区域的水分、热量、光照、土地和灾害频率等自然条件;该区域的矿物资源、土地资源、人力资源、生物资源、资金、技术和劳动力的合理利用程度;该区域的经济社会发展和技术经济政策,包括生产力布局是否历史、科学、合理、协调?该区域生产方式是否适合当地发展条件,是否节约集约?该区域开发利用本地自然资源能否与其生态环境承载力相适应?

东北东部协同发展应借鉴国内区域经验

      东北东部所拥有的自然地理条件,是发展东北东部最现实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应当看到,东北东部区域各地各具优势、长短互补。东北东部各地市、县经济实体条件特别,只有互相渗透、互相影响、互联互融、协同发展,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地理(人文)优势,以突破自身自然地理条件的限制,以达到区域发展的倍增效益。
国家“十三五”规划指出“要推进重点地区一体化发展,培育壮大若干重点经济区,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开辟农村广阔发展空间。”当前我国区域经济发展布局,可以用“444”战略来概括。第一个4,指我国西部、东北、中部、东部四大地域板块,亦即东部率先发展、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第二个4,指“老少边穷”四类国家重点援助区域;第三个4,指“优化开发的城市化地区”、“重点开发的城市化地区”、“限制开发的农产品主产区和重点生态功能区”和“禁止开发的重点生态功能区”。
     在以上战略布局中,东北东部经济带的协同发展可以借鉴长江经济带、京津冀协同发展区、粤港澳大湾区的经验。
      长江经济带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11省市,面积约205万平方公里,占全国的21%,生态地位重要,综合实力较强,发展潜力巨大,人口和经济总量超过全国40%。国家出台的《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要将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内河经济带、东中西互动合作的协调发展带、沿海沿江沿边全面推进的对内对外开放带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示范带,其战略定位是“加强合作,发挥内河航运作用,全流域打造成黄金水道”。目前,长江经济带建设虽然采取了六大战略举措,包括“大力保护长江生态环境”“创新驱动产业转型升级”等,取得很大成就,但生态环境问题很突出、区域合作机制不健全、长江水道发展不协调、区域发展不平衡、产业转型升级任务极重。这给东北东部经济带一个启示:东北东部协同发展,需要有更深入解析和研究本区的自然地理条件、发展阶段认定、发展水平等基础条件。
      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经验,也可以得出一个重要启示:东北东部协同发展,区域发展和城镇化建设的“发力点”在哪?如何实现基础设施规划的“多规合一”?如何因地制宜进行产业化布局?
      通过粤港澳大湾区的研究,也可以看出,尽管理念、战略定位很清晰,但如何体制机制改革不到位,将关系到协同发展的成败。因此,东北东部协调发展的成败,还取决于体制机制改革的成效。

东北东部协同发展的基本构想

      东北东部地区特点鲜明。一是生态禀赋优越,人口密度相对较小,山脉、江河、湖泊、湿地、野生动植物等资源丰富,是我国北方自然的生态保障区。二是地理条件独特,地处东北亚中心区域,与俄罗斯、朝鲜接壤,与日本、韩国较近,已建设国家一类铁路口岸5个,公路口岸14个,水运口岸10个,航空口岸2个,具备沿边沿海的独特区位条件,是我国东北亚开放的门户。三是产业特色鲜明,这里是我国重要的商品粮基地,能源资源、原材料、生物医药等产业已形成相当的规模和竞争力。四是旅游资源丰富。山川、江河、森林、湖泊、湿地、冰雪、边境等自然和人文旅游资源丰富,在国内外已经形成较高的品牌度和影响力,生态旅游、冰雪旅游、文化旅游、边境旅游等水平较高,方兴未艾。五是协同条件成熟。东北东部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区域协作已成共识,“东北东部”(12+1)机制完善(已召开8次圆桌会议),为区域协同、合作共赢奠定了很好基础。
      基于以上优势与条件,东北东部完全可以在协同发展上取得很好的成效。
      关于东北东部协同发展的定位。中央和地方都对东北东部协同发展相当重视,东北三省的省委、省政府也有明确表态和大的动作,包括主体功能区、可持续发展带动试验区、沿边国家边境合作区、东北亚区域交通物流的中心集散区、民族团结安边富民重点示范区等,已具雏形,应当进一步明确战略定位,梳理、整合所有的专项规划,“多规合一”,像长江经济带、京津冀协同发展一样,分层次、有重点、有节奏地予以推进。
      关于东北东部协同发展的协同问题。东北东部经济社会发展的生命在于“协同”,包括城乡协同、城际协同、区域协同、互联互通、生态保护协同等,包括物质流、能量流、信息流、货币流、人才流的“五流”协同,难点多,困难大,归根结底是体制机制的“协同”,亟须上上下下解放思想,大力创新,率先突破,除了“东北东部”省级协同外,要充分调动各市、县的积极性,还需中央的指导和支持。
      关于东北东部协同发展的开放问题。“东北东部”处于敏感地区,但也是对外开放的有利地区,具备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条件。东北三省的物流中心和国际通道的需求客观存在,深化与俄罗斯、朝鲜、韩国等跨境旅游、资源、基础建设、劳动力引进等合作有相当潜力。
在东北东部协同发展的对接方面,应与国家新一轮《东北振兴“十三五”规划》有机对接,搞好政策、资金、人才配套,以生态保护为抓手,以环境保护和治理为手段,实施土地、水、森林、矿产等资源管理和保护,盘活优势资源,包括高端中草药、生态农牧业、生态旅游、养老医疗、健康保健等绿色产业的崛起,同时推进发展东北特色文化产业。
      关于在创新方面,东北东部的短板是科技与经济发展融合不够,生产要素市场体系尚不健全,基本公共服务供给不足,城乡和城市内部二元结构依然突出,国有企业活力仍然不足,民营经济发展不充分,偏资源型、传统型、重化工型的产业和产品比重较高,经济增长新动力不足。因此,必须以“创新”求出路,在观念创新、技术创新上用心力,建设适合“东北东部”特点的科技产业创新中心,其中吸引人才为重中之重,千方百计使优秀人才回流到“闯关东”的大军中。(张洪涛 国务院参事、国土资源部原总工程师、中国地质调查局原副局长)

 

2018-01-04 来源:图们江学会

从地缘上看东北东部的发展

      东北东部是我国最大的、跨省连片的自然生态区域,在振兴东北的布局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在国家振兴东北大盘子中,东北东部的战略定位和发展思路不够清晰,因为历史欠账多、转型难度大,亟须东北三省乃至国家层面的重视和扶持。
思考东北东部的发展问题,不得不考虑它所处的环境,特别是从地缘问题上进行考量。
从地缘政治学的“海权”“陆权”“空权”和“现代地缘政治”来看,东北东部以及东北地区的整体发展和崛起,必须以其自然地理条件优劣的准确判断和因势利导为最基本出发点。而从地缘经济学来看,不难发现,地缘经济学所主张的三个核心论点:地理因素是地缘经济中的基本要素;地缘经济最明显的表现为区域经济集团化;跨国公司是地缘经济中最活跃的要素。因此,从地缘经济学角度去考量东北东部发展战略,也能够为东北东部的发展带来很多启发。
基于以上,东北东部发展问题,应当考虑该区域的水分、热量、光照、土地和灾害频率等自然条件;该区域的矿物资源、土地资源、人力资源、生物资源、资金、技术和劳动力的合理利用程度;该区域的经济社会发展和技术经济政策,包括生产力布局是否历史、科学、合理、协调?该区域生产方式是否适合当地发展条件,是否节约集约?该区域开发利用本地自然资源能否与其生态环境承载力相适应?

东北东部协同发展应借鉴国内区域经验

      东北东部所拥有的自然地理条件,是发展东北东部最现实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应当看到,东北东部区域各地各具优势、长短互补。东北东部各地市、县经济实体条件特别,只有互相渗透、互相影响、互联互融、协同发展,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地理(人文)优势,以突破自身自然地理条件的限制,以达到区域发展的倍增效益。
国家“十三五”规划指出“要推进重点地区一体化发展,培育壮大若干重点经济区,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开辟农村广阔发展空间。”当前我国区域经济发展布局,可以用“444”战略来概括。第一个4,指我国西部、东北、中部、东部四大地域板块,亦即东部率先发展、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第二个4,指“老少边穷”四类国家重点援助区域;第三个4,指“优化开发的城市化地区”、“重点开发的城市化地区”、“限制开发的农产品主产区和重点生态功能区”和“禁止开发的重点生态功能区”。
     在以上战略布局中,东北东部经济带的协同发展可以借鉴长江经济带、京津冀协同发展区、粤港澳大湾区的经验。
      长江经济带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11省市,面积约205万平方公里,占全国的21%,生态地位重要,综合实力较强,发展潜力巨大,人口和经济总量超过全国40%。国家出台的《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要将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内河经济带、东中西互动合作的协调发展带、沿海沿江沿边全面推进的对内对外开放带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示范带,其战略定位是“加强合作,发挥内河航运作用,全流域打造成黄金水道”。目前,长江经济带建设虽然采取了六大战略举措,包括“大力保护长江生态环境”“创新驱动产业转型升级”等,取得很大成就,但生态环境问题很突出、区域合作机制不健全、长江水道发展不协调、区域发展不平衡、产业转型升级任务极重。这给东北东部经济带一个启示:东北东部协同发展,需要有更深入解析和研究本区的自然地理条件、发展阶段认定、发展水平等基础条件。
      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经验,也可以得出一个重要启示:东北东部协同发展,区域发展和城镇化建设的“发力点”在哪?如何实现基础设施规划的“多规合一”?如何因地制宜进行产业化布局?
      通过粤港澳大湾区的研究,也可以看出,尽管理念、战略定位很清晰,但如何体制机制改革不到位,将关系到协同发展的成败。因此,东北东部协调发展的成败,还取决于体制机制改革的成效。

东北东部协同发展的基本构想

      东北东部地区特点鲜明。一是生态禀赋优越,人口密度相对较小,山脉、江河、湖泊、湿地、野生动植物等资源丰富,是我国北方自然的生态保障区。二是地理条件独特,地处东北亚中心区域,与俄罗斯、朝鲜接壤,与日本、韩国较近,已建设国家一类铁路口岸5个,公路口岸14个,水运口岸10个,航空口岸2个,具备沿边沿海的独特区位条件,是我国东北亚开放的门户。三是产业特色鲜明,这里是我国重要的商品粮基地,能源资源、原材料、生物医药等产业已形成相当的规模和竞争力。四是旅游资源丰富。山川、江河、森林、湖泊、湿地、冰雪、边境等自然和人文旅游资源丰富,在国内外已经形成较高的品牌度和影响力,生态旅游、冰雪旅游、文化旅游、边境旅游等水平较高,方兴未艾。五是协同条件成熟。东北东部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区域协作已成共识,“东北东部”(12+1)机制完善(已召开8次圆桌会议),为区域协同、合作共赢奠定了很好基础。
      基于以上优势与条件,东北东部完全可以在协同发展上取得很好的成效。
      关于东北东部协同发展的定位。中央和地方都对东北东部协同发展相当重视,东北三省的省委、省政府也有明确表态和大的动作,包括主体功能区、可持续发展带动试验区、沿边国家边境合作区、东北亚区域交通物流的中心集散区、民族团结安边富民重点示范区等,已具雏形,应当进一步明确战略定位,梳理、整合所有的专项规划,“多规合一”,像长江经济带、京津冀协同发展一样,分层次、有重点、有节奏地予以推进。
      关于东北东部协同发展的协同问题。东北东部经济社会发展的生命在于“协同”,包括城乡协同、城际协同、区域协同、互联互通、生态保护协同等,包括物质流、能量流、信息流、货币流、人才流的“五流”协同,难点多,困难大,归根结底是体制机制的“协同”,亟须上上下下解放思想,大力创新,率先突破,除了“东北东部”省级协同外,要充分调动各市、县的积极性,还需中央的指导和支持。
      关于东北东部协同发展的开放问题。“东北东部”处于敏感地区,但也是对外开放的有利地区,具备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条件。东北三省的物流中心和国际通道的需求客观存在,深化与俄罗斯、朝鲜、韩国等跨境旅游、资源、基础建设、劳动力引进等合作有相当潜力。
在东北东部协同发展的对接方面,应与国家新一轮《东北振兴“十三五”规划》有机对接,搞好政策、资金、人才配套,以生态保护为抓手,以环境保护和治理为手段,实施土地、水、森林、矿产等资源管理和保护,盘活优势资源,包括高端中草药、生态农牧业、生态旅游、养老医疗、健康保健等绿色产业的崛起,同时推进发展东北特色文化产业。
      关于在创新方面,东北东部的短板是科技与经济发展融合不够,生产要素市场体系尚不健全,基本公共服务供给不足,城乡和城市内部二元结构依然突出,国有企业活力仍然不足,民营经济发展不充分,偏资源型、传统型、重化工型的产业和产品比重较高,经济增长新动力不足。因此,必须以“创新”求出路,在观念创新、技术创新上用心力,建设适合“东北东部”特点的科技产业创新中心,其中吸引人才为重中之重,千方百计使优秀人才回流到“闯关东”的大军中。(张洪涛 国务院参事、国土资源部原总工程师、中国地质调查局原副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