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图们江合作网!

首页   >   专家讲坛   >   中国文化贸易发展 正注入众多新动力
2017-08-25 来源:图们江学会

      当前我国文化产业均在各自领域内独领风骚、各具特点。出版行业效益稳步提升、影视行业释放增长潜力、演艺行业精彩亮点纷呈、动漫网游增幅可圈可点。不止如此,这些文化产业在向其它当代产业蔓延交融的过程中,还展现出其独特的精神韵律和强劲的产能塑造性。具体来说,无论是从主题乐园、环球影城到工业旅游、工业设计,还是从文化遗产传承到助力扶贫工作,亦或是从特色主题小镇到创意农业,文化产业触爪的广泛性横跨三大产业,以其无与伦比的格局和境界,为文化产品、文化服务的生产和提供加温燃情。
      文化贸易以其“文化可持续性”的特点,作为朝阳产业,不断催生着新的文化贸易经济增长点。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时期的改革攻坚阶段,我国对外贸易结构急需从过往的以工业制成品和资源大宗货物为内容的出口状态,向以新兴附加值高的服务贸易、文化贸易为主要内容的出口状态转变,调节中国货物和服务出口比例,改善出口产业链升级和优化。服务贸易方面,中国商务部服务贸易司网站将文化产业和文化贸易列为重点发展领域,相信随着服务贸易比重的加大,文化贸易的比重也将在其中占据重要的地位,包括涵盖影视、出版、演艺内容的文化服务在商业存在、境外消费、跨境交付以及自然人流动等模式上也均会有良性发展。
      我国文化贸易发展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受到许多国际国内形势的影响,总体是向好发展。

“一带一路”成文化贸易新热点

      1.中国与沿线国家政府层面合作构建双边文化贸易合作的根本框架。与沿线国家的对话与合作正在成为我国政府致力于推进对外文化贸易广泛发展的重要渠道。到2016年底我们已经和“一带一路”沿线的64个国家全部签订了政府间文化交流合作协定,政府文化协定成为构建双边文化贸易合作的根本框架。2017年5月30日,由文化部主办“第二届中国—中东欧国家文化创意产业论坛”上,国家文化贸易学术研究平台与包括9个中东欧国家在内的10个机构签署了学术合作研究备忘录。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还与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了文化产业国际创新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并启动了“一带一路”沿线主要文化市场研究项目。
      2.中欧班列正成为覆盖“一带一路”经济带建设的重要支撑。“一带一路”倡议涉及的60多个相关沿线国家中,中东欧国家占到了其中四分之一。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在创意设计、艺术表演、图书馆与美术馆、广播影视等的发展各具特色,且交流方面不断深化。尤其自2011年首列中欧班列(重庆—杜伊斯堡)成功开行以来,中欧班列发展势头之猛,为中东欧国家和中国开展文化贸易起到了极大的穿针引线的作用,也为中国与沿线国家之间开展文化贸易提供了时间和空间的助力。2017年首趟中欧班列(布拉格—义乌)从布拉格出发,驶向中国东部城市义乌。这一列丝路列车的开通,为中国的“一带一路”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是深入贯彻“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生动实践。

中国参与文化贸易的主体将更加多元

      1.国家鼓励支持文化贸易主体多元化。国家通过进一步完善《文化产品和服务出口指导目录》,定期发布《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目录》和《国家文化出口重点项目目录》,加大对入选企业和项目的扶持力度,鼓励和支持国有、民营、外资等各种所有制文化企业从事国家法律法规允许经营的对外文化贸易业务,并享有同等待遇。
      2.国企、民企、社会组织主体丰富。国有企业是当前中国企业“一带一路”建设的先行者和主力军,截至目前,已有80多家中央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了分支机构。民营文化企业积极走向国际市场,在灵活应对文化贸易壁垒,鼓励中国文化“走出去”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近年来,中国在文化“走出去”中涌现出完美世界(北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狮凰文化(北京)有限公司、北京四达时代软件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等一批优秀文化企业,“走出去”步伐进一步加大。北京四达时代集团成为泛非地区发展最快的数字电视运营商。蓝海电视台北美卫星成长为西方主流社会颇具影响力的以介绍传播中华文化内容为主的民营媒体。文化类社会组织亦在文化“走出去”过程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为纪念中法建交50周年,推动中法数字产业合作和促进文化、旅游、教育培训的内容融合及相关技术应用,由中关村数字内容产业协会承办的2015“北京数字与创新论坛”,共有20余家法国最具规模与知名度的数字内容企业在数字教育、在线游戏、3D视频、数字技术、数字音乐等数字领域提供了成果展示,且与60余家中国数字内容领域领军企业代表进行了一对一商务洽谈。参会企业不仅从形象、品牌、渠道得到实际收获,还获得经济收益。

“一带一路”建设将通过“需求—供给传导机制”倒逼中国国内文化市场的发展升级

      1.“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消费需求引领文化市场升级。随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文化市场与中国文化市场更紧密的联通,中国强大的文化消费需求将逐步外溢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国文化产品与服务必将更多地参与国际竞争,通过“需求—供给传导机制”针对不同国家与地区的消费特点展开文化领域投资,一方面可以有效打开当地文化市场,拓展海外市场规模,增加文化“走出去”的广度;另一方面更能够深入发掘当地文化市场,催生出高品质本土化文化产品与服务,增加文化“走出去”的深度。最终实现立足于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宽度与广度,实现国内文化市场升级。
      2.文化产业供给侧改革解放生产力。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需要进一步完善文化领域的准入制度、清理负面清单,改变文化产业资源配置上的过度行政化,让更多的社会资本进入文化领域,在供给侧发挥“鲶鱼效应”,有利于推动国有文化企业改革,解放其生产力。同时,文化市场主体要发挥好利用好财政专项资金、产业基金的引导和促进作用,深化文化金融合作,推广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引导社会资本进入文化产业,不断提高文化产品的供给质量。

中国文化贸易载体将紧随消费科技的进步而变化

      1.文化贸易载体随消费需求变化而更富多样性。目前传统载体仍占有较大比重,但其重要性和市场份额将逐步降低,越来越多的科技型文化产品与服务将成为市场潮流,VR、直播、网剧等新业态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冲击全球文化消费市场,成为年轻人的消费新时尚。这些文化新业态,是创造力的源泉、是变革的力量,使文化产业从产品呈现到运营生态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文化贸易载体将紧随消费科技的进步而发展,培育面向未来文化市场的强大驱动力。
      2.数字文化产业将引领中国文化贸易载体的变化。伴随着互联网和数字技术的广泛普及,文化产业尤其是数字文化产业在互联网时代得到迅速发展,并且得到了重新审视和定义。2016年底,数字创意产业首度被纳入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范畴,据《“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起草专家介绍,与上一个5年相比,数字创意产业是唯一新增的领域。其原因在于其强大的引领和提升作用。当前,动漫游戏、网络文学、网络音乐、网络视频等数字文化产业,正日新月异地为国内外广阔的消费者市场制造文化消费产品。例如,电视业,通过研究消费者观看行为的变化,运用联网联机,实现电视大屏和手机小屏的完美联动,找到保持“开机率”的新理由。而演出和电影,将搭上互联网众筹的快车,营销新产品,积累粉丝,开发衍生产品,做长产业链。传统出版业在完成数字化设备改造后,将着力改造运营模式,嫁接互联网的运营理念,盘活资产,实现增值。

文化贸易突破壁垒的
攻城器——文化投资

      1.我国对外文化投资增长迅速。近年来,我国逐步加大对外文化投资的步伐,包括涵盖电影电视、动漫网游、图书版权等领域的多元领域。投资方式日益完善明确,绿地投资、海外并购和合作双方签署协议等都成为企业对外文化投资的有效方式。2016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为1.28万亿美元,其中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对外直接投资39.2亿美元,较2012年增长18.6倍。从图中可以看出,从2012至2016年,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尽管占对外直接投资存量的比重依然很小,但其对外直接投资存量也保持了持续增长态势。具体来说,中国文化企业频频进行海外布局谋划。继2012年以26亿美元的金额并购美国第二大院线AMC影院公司后,万达集团继续布局大洋洲市场,通过收购HG Holdco 100%股权,将澳大利亚第二大电影院线运营商Hoyts收入囊中,获得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52家影院、424银幕,进而成为澳洲和新西兰电影院线行业主要市场参与者之一。中国复星集团联合美国德州太平洋集团(TPG Capital)对有“加拿大国宝”之称的太阳马戏团进行收购,据悉这笔交易估值约15亿美元。北京求是园公司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成立了格鲁吉亚文化出版社,旨在建设成为在“一带一路”国家专业权威的中国图书外文出版平台。文化企业的海外投资并购热潮,对激发我国对外文化贸易新的活力,提升其整体水平和国际竞争力起到重要推动作用。
      2.文化投资主体多元化。以多元化的投资主体作为社会资本流动的疏导管,不仅能有效保护投资主体选择投资的高度和质量,还能够在有效鼓励和刺激文化供给侧改革竞争的同时,避免恶性、垄断、低效的市场局面的出现。近年来,我国文化投资主体也更加多样,不仅局限于文化企业本身,更多实行多角化经营的公司将也将文化产业视为重要进军领域,制造业、地产、金融等领域的规模企业将凭借其雄厚的经济实力和资金储备更多地参与到对外文化投资当中。
      3.文化投资激发我国对外文化贸易新活力。文化投资对于促进文化贸易发展有着其独特的内在优势。它能帮助企业取得海外文化市场当地文化企业等机构的经营权、控制权,利用当地资源有效对接文化需求与供给;同时以文化投资的实体机构为媒介,汇聚文化市场各方参与主体,最大限度地为本国文化产品与服务“走出去”创造适宜的市场环境,也为文化产品与服务的本土化提供更多保障,并通过搭建渠道畅通、信息对称的文化贸易平台,进一步提升中华文化“走出去”的有效性。

释放文化产能新利器:
“互联网+”的发展

      “互联网+”的本质即连接。互联网在倾覆经济发展状态的过程中也席卷了文化产业。互联网与文化产业就像两个齿轮一样相互交叉契合,通过发挥互联网在资源要素分配中收放自如的结构整合优化作用,辅助以文化消费需求作为齿轮相交的润滑剂,最后带动了文化产业的产品供给,从而不断变革着文化产品的生产和消费模式,形成了新的文化产业生态链。“互联网+”不光夯实了文化产业实现创新力和生产力的基础,还促进着文化内涵的传播。
      互联网正在成为传统演艺产业的变革契机点。2015年中国互联网演艺市场规模近80亿,较之以往,同比增长了48%。以腾讯视频播放的演唱会数量为例,从2014年的单位数7场演唱会,突破发展至到2015年双位数的55场演唱会,从2014年的300万的百万直播受众,锐增至2015年5500万直播受众。动漫产品的传播也日益成为依赖互联网土壤滋润生长的大树。目前,动漫已成为国内视频网站和阅读网站的重要板块,当当读书、网易云阅读、小米多看阅读等网络巨头相继开启了在线漫画阅读,腾讯、搜狐、爱奇艺、优酷等主流网络视频网站也纷纷开设动漫频道,此外还产生了有妖气、漫客栈等在线漫画网站。文化产品交合衍生现象在“互联网+”时代,体现出形式更加明显,连接速度更加快捷,生产更交协同而富有效率的特点。如《花千骨》《琅琊榜》《盗墓笔记》等热门IP剧都同步推出手游产品,对本身价值深挖与再创造。《甄嬛传》《芈月传》《琅琊榜》等国产电视剧走出海外也正是充分利用了互联网视频平台。“互联网+”正在为我国文化产品与服务走出国门提供新的方式与重要渠道。(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副校长 李小牧)

2017-08-25 来源:图们江学会

      当前我国文化产业均在各自领域内独领风骚、各具特点。出版行业效益稳步提升、影视行业释放增长潜力、演艺行业精彩亮点纷呈、动漫网游增幅可圈可点。不止如此,这些文化产业在向其它当代产业蔓延交融的过程中,还展现出其独特的精神韵律和强劲的产能塑造性。具体来说,无论是从主题乐园、环球影城到工业旅游、工业设计,还是从文化遗产传承到助力扶贫工作,亦或是从特色主题小镇到创意农业,文化产业触爪的广泛性横跨三大产业,以其无与伦比的格局和境界,为文化产品、文化服务的生产和提供加温燃情。
      文化贸易以其“文化可持续性”的特点,作为朝阳产业,不断催生着新的文化贸易经济增长点。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时期的改革攻坚阶段,我国对外贸易结构急需从过往的以工业制成品和资源大宗货物为内容的出口状态,向以新兴附加值高的服务贸易、文化贸易为主要内容的出口状态转变,调节中国货物和服务出口比例,改善出口产业链升级和优化。服务贸易方面,中国商务部服务贸易司网站将文化产业和文化贸易列为重点发展领域,相信随着服务贸易比重的加大,文化贸易的比重也将在其中占据重要的地位,包括涵盖影视、出版、演艺内容的文化服务在商业存在、境外消费、跨境交付以及自然人流动等模式上也均会有良性发展。
      我国文化贸易发展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受到许多国际国内形势的影响,总体是向好发展。

“一带一路”成文化贸易新热点

      1.中国与沿线国家政府层面合作构建双边文化贸易合作的根本框架。与沿线国家的对话与合作正在成为我国政府致力于推进对外文化贸易广泛发展的重要渠道。到2016年底我们已经和“一带一路”沿线的64个国家全部签订了政府间文化交流合作协定,政府文化协定成为构建双边文化贸易合作的根本框架。2017年5月30日,由文化部主办“第二届中国—中东欧国家文化创意产业论坛”上,国家文化贸易学术研究平台与包括9个中东欧国家在内的10个机构签署了学术合作研究备忘录。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还与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了文化产业国际创新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并启动了“一带一路”沿线主要文化市场研究项目。
      2.中欧班列正成为覆盖“一带一路”经济带建设的重要支撑。“一带一路”倡议涉及的60多个相关沿线国家中,中东欧国家占到了其中四分之一。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在创意设计、艺术表演、图书馆与美术馆、广播影视等的发展各具特色,且交流方面不断深化。尤其自2011年首列中欧班列(重庆—杜伊斯堡)成功开行以来,中欧班列发展势头之猛,为中东欧国家和中国开展文化贸易起到了极大的穿针引线的作用,也为中国与沿线国家之间开展文化贸易提供了时间和空间的助力。2017年首趟中欧班列(布拉格—义乌)从布拉格出发,驶向中国东部城市义乌。这一列丝路列车的开通,为中国的“一带一路”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是深入贯彻“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生动实践。

中国参与文化贸易的主体将更加多元

      1.国家鼓励支持文化贸易主体多元化。国家通过进一步完善《文化产品和服务出口指导目录》,定期发布《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目录》和《国家文化出口重点项目目录》,加大对入选企业和项目的扶持力度,鼓励和支持国有、民营、外资等各种所有制文化企业从事国家法律法规允许经营的对外文化贸易业务,并享有同等待遇。
      2.国企、民企、社会组织主体丰富。国有企业是当前中国企业“一带一路”建设的先行者和主力军,截至目前,已有80多家中央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了分支机构。民营文化企业积极走向国际市场,在灵活应对文化贸易壁垒,鼓励中国文化“走出去”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近年来,中国在文化“走出去”中涌现出完美世界(北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狮凰文化(北京)有限公司、北京四达时代软件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等一批优秀文化企业,“走出去”步伐进一步加大。北京四达时代集团成为泛非地区发展最快的数字电视运营商。蓝海电视台北美卫星成长为西方主流社会颇具影响力的以介绍传播中华文化内容为主的民营媒体。文化类社会组织亦在文化“走出去”过程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为纪念中法建交50周年,推动中法数字产业合作和促进文化、旅游、教育培训的内容融合及相关技术应用,由中关村数字内容产业协会承办的2015“北京数字与创新论坛”,共有20余家法国最具规模与知名度的数字内容企业在数字教育、在线游戏、3D视频、数字技术、数字音乐等数字领域提供了成果展示,且与60余家中国数字内容领域领军企业代表进行了一对一商务洽谈。参会企业不仅从形象、品牌、渠道得到实际收获,还获得经济收益。

“一带一路”建设将通过“需求—供给传导机制”倒逼中国国内文化市场的发展升级

      1.“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消费需求引领文化市场升级。随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文化市场与中国文化市场更紧密的联通,中国强大的文化消费需求将逐步外溢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国文化产品与服务必将更多地参与国际竞争,通过“需求—供给传导机制”针对不同国家与地区的消费特点展开文化领域投资,一方面可以有效打开当地文化市场,拓展海外市场规模,增加文化“走出去”的广度;另一方面更能够深入发掘当地文化市场,催生出高品质本土化文化产品与服务,增加文化“走出去”的深度。最终实现立足于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宽度与广度,实现国内文化市场升级。
      2.文化产业供给侧改革解放生产力。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需要进一步完善文化领域的准入制度、清理负面清单,改变文化产业资源配置上的过度行政化,让更多的社会资本进入文化领域,在供给侧发挥“鲶鱼效应”,有利于推动国有文化企业改革,解放其生产力。同时,文化市场主体要发挥好利用好财政专项资金、产业基金的引导和促进作用,深化文化金融合作,推广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引导社会资本进入文化产业,不断提高文化产品的供给质量。

中国文化贸易载体将紧随消费科技的进步而变化

      1.文化贸易载体随消费需求变化而更富多样性。目前传统载体仍占有较大比重,但其重要性和市场份额将逐步降低,越来越多的科技型文化产品与服务将成为市场潮流,VR、直播、网剧等新业态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冲击全球文化消费市场,成为年轻人的消费新时尚。这些文化新业态,是创造力的源泉、是变革的力量,使文化产业从产品呈现到运营生态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文化贸易载体将紧随消费科技的进步而发展,培育面向未来文化市场的强大驱动力。
      2.数字文化产业将引领中国文化贸易载体的变化。伴随着互联网和数字技术的广泛普及,文化产业尤其是数字文化产业在互联网时代得到迅速发展,并且得到了重新审视和定义。2016年底,数字创意产业首度被纳入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范畴,据《“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起草专家介绍,与上一个5年相比,数字创意产业是唯一新增的领域。其原因在于其强大的引领和提升作用。当前,动漫游戏、网络文学、网络音乐、网络视频等数字文化产业,正日新月异地为国内外广阔的消费者市场制造文化消费产品。例如,电视业,通过研究消费者观看行为的变化,运用联网联机,实现电视大屏和手机小屏的完美联动,找到保持“开机率”的新理由。而演出和电影,将搭上互联网众筹的快车,营销新产品,积累粉丝,开发衍生产品,做长产业链。传统出版业在完成数字化设备改造后,将着力改造运营模式,嫁接互联网的运营理念,盘活资产,实现增值。

文化贸易突破壁垒的
攻城器——文化投资

      1.我国对外文化投资增长迅速。近年来,我国逐步加大对外文化投资的步伐,包括涵盖电影电视、动漫网游、图书版权等领域的多元领域。投资方式日益完善明确,绿地投资、海外并购和合作双方签署协议等都成为企业对外文化投资的有效方式。2016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为1.28万亿美元,其中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对外直接投资39.2亿美元,较2012年增长18.6倍。从图中可以看出,从2012至2016年,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尽管占对外直接投资存量的比重依然很小,但其对外直接投资存量也保持了持续增长态势。具体来说,中国文化企业频频进行海外布局谋划。继2012年以26亿美元的金额并购美国第二大院线AMC影院公司后,万达集团继续布局大洋洲市场,通过收购HG Holdco 100%股权,将澳大利亚第二大电影院线运营商Hoyts收入囊中,获得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52家影院、424银幕,进而成为澳洲和新西兰电影院线行业主要市场参与者之一。中国复星集团联合美国德州太平洋集团(TPG Capital)对有“加拿大国宝”之称的太阳马戏团进行收购,据悉这笔交易估值约15亿美元。北京求是园公司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成立了格鲁吉亚文化出版社,旨在建设成为在“一带一路”国家专业权威的中国图书外文出版平台。文化企业的海外投资并购热潮,对激发我国对外文化贸易新的活力,提升其整体水平和国际竞争力起到重要推动作用。
      2.文化投资主体多元化。以多元化的投资主体作为社会资本流动的疏导管,不仅能有效保护投资主体选择投资的高度和质量,还能够在有效鼓励和刺激文化供给侧改革竞争的同时,避免恶性、垄断、低效的市场局面的出现。近年来,我国文化投资主体也更加多样,不仅局限于文化企业本身,更多实行多角化经营的公司将也将文化产业视为重要进军领域,制造业、地产、金融等领域的规模企业将凭借其雄厚的经济实力和资金储备更多地参与到对外文化投资当中。
      3.文化投资激发我国对外文化贸易新活力。文化投资对于促进文化贸易发展有着其独特的内在优势。它能帮助企业取得海外文化市场当地文化企业等机构的经营权、控制权,利用当地资源有效对接文化需求与供给;同时以文化投资的实体机构为媒介,汇聚文化市场各方参与主体,最大限度地为本国文化产品与服务“走出去”创造适宜的市场环境,也为文化产品与服务的本土化提供更多保障,并通过搭建渠道畅通、信息对称的文化贸易平台,进一步提升中华文化“走出去”的有效性。

释放文化产能新利器:
“互联网+”的发展

      “互联网+”的本质即连接。互联网在倾覆经济发展状态的过程中也席卷了文化产业。互联网与文化产业就像两个齿轮一样相互交叉契合,通过发挥互联网在资源要素分配中收放自如的结构整合优化作用,辅助以文化消费需求作为齿轮相交的润滑剂,最后带动了文化产业的产品供给,从而不断变革着文化产品的生产和消费模式,形成了新的文化产业生态链。“互联网+”不光夯实了文化产业实现创新力和生产力的基础,还促进着文化内涵的传播。
      互联网正在成为传统演艺产业的变革契机点。2015年中国互联网演艺市场规模近80亿,较之以往,同比增长了48%。以腾讯视频播放的演唱会数量为例,从2014年的单位数7场演唱会,突破发展至到2015年双位数的55场演唱会,从2014年的300万的百万直播受众,锐增至2015年5500万直播受众。动漫产品的传播也日益成为依赖互联网土壤滋润生长的大树。目前,动漫已成为国内视频网站和阅读网站的重要板块,当当读书、网易云阅读、小米多看阅读等网络巨头相继开启了在线漫画阅读,腾讯、搜狐、爱奇艺、优酷等主流网络视频网站也纷纷开设动漫频道,此外还产生了有妖气、漫客栈等在线漫画网站。文化产品交合衍生现象在“互联网+”时代,体现出形式更加明显,连接速度更加快捷,生产更交协同而富有效率的特点。如《花千骨》《琅琊榜》《盗墓笔记》等热门IP剧都同步推出手游产品,对本身价值深挖与再创造。《甄嬛传》《芈月传》《琅琊榜》等国产电视剧走出海外也正是充分利用了互联网视频平台。“互联网+”正在为我国文化产品与服务走出国门提供新的方式与重要渠道。(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副校长 李小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