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图们江合作网!

首页   >   交流合作   >   加强中俄海洋合作是吉林通海的现实选择
2018-05-14 来源:图们江学会

 吉林构筑向海发展新格局专题之吉林路径篇(8)

     

      发挥吉林靠海优势,利用国际港口资源,创新出海方式,是东北地区寻求向环日本海国家开放的必然选择。而吉林多年的出海实践证明,图们江区域出海根本上依赖于周边国家特别是朝俄两国的开放环境,“多边合作”难以取得实质进展,必须变“多边合作”为“双边合作”来实现“东出日本海”,而在当前形势下的“双边合作”,应优先突出中俄合作,突出中俄毗邻区域的海上合作。

      “ 双边合作” 中, 之所以优先开展中俄两国间合作,其主要原因有以下三方面。一是中俄两国已建立稳固且长期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近年来,中俄两国元首频繁会晤会见,推动两国关系进入历史新的时期,并正致力于将良好的国家关系转化为经济、人文务实合作的利益。中俄两国在毗邻的图们江区域开展经济合作,符合两国合作的方向。二是俄罗斯“向东看”
需要与我国东北地区合作。俄罗斯开发远东是长期性的战略,且得到高层高度重视,已提出了“俄罗斯未来经济工作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加快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经济发展”,并将远东地区的开发视为整个俄罗斯经济振兴的关键,希望加强与我国东北振兴战略的对接。三是中俄毗邻区域合作潜力巨大。俄罗斯远东地区自然资源品种多、储量大,港口资源和渔业资源十分丰
富,而资源利用、加工制造又是市场急需,东北大部分区域需要加强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合作。因此,资源上的高度互补性决定了中俄合作的可喜前景。

      中俄合作为什么要以毗邻区域的海上合作为突破口?这是因为:

      第一,这是图们江合作的战略初衷。按照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于20世纪90 年代初对图们江地区开发的构想,主要依托吉林省地理特点,西接蒙古国,东连俄罗斯和朝鲜,并通过水路与韩国、日本相通,构想“东出日本海”“西连蒙古国”:向东打通图们江出海通道,让吉林珲春走向日本海,与东北亚区域各大港口相连,向西建设中蒙“两山”(阿尔山—乔巴山)铁路与珲春相连,形成新的欧亚大陆桥和东北亚陆海联运大通道,从而带动东北亚区域各国参与合作。按照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的这一构想,20 多年来,图们江机制各成员国进行了不懈努力,但却因复杂的国际环境,这一构想依然未能得到实现。图们江机制目前有4 个成员国,分别为中国、俄罗斯、韩国和蒙古,朝鲜于2009年因核试验受联合国制裁而自行退出,日本一直作为观察员国参与。在4 个成员国中,蒙古有资源,但经济实力较弱,其参与图们江机制的主要意图是借助区域力量打开图们江区域出海口,为蒙古国东部区域便捷出海并融入东北亚经济圈提供必要条件。韩国参与图们江机制的主要目的是希望借此加强与朝鲜的经济联系,扩大自己在东北亚区域的经贸合作。但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步伐迟缓,也渐渐让韩国丧失了热情。目前,韩国同意美国在其境内部署“萨德”防空武器系统,已使朝鲜半岛形势日趋复杂严峻。俄罗斯近年来参与图们江机制的积极性有所提高,主要缘于俄罗斯“向东看”开发远东的战略实施。不难看出,当前形势下,中俄合作畅通日本海,才能有效实现图们江开发的战略初衷,才能为维护东北亚区域形势稳定发挥“压舱石”作用,也有利于中俄两国毗邻地区的发展。对于俄罗斯而言,远东开发、自由港建设和北极航线建设,都需要中国。对于中国而言,虽然一直在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上发挥着主要推动作用,但因一直受出海通道制约,陆路通道难以支撑俄罗斯远东开发所需要的物流,迫切需要畅通图们江区域出海通道。因此,在图们江机制4 个成员国中,强化中俄海洋合作,既可得到蒙古国的支持,又能让俄罗斯借此发挥港口功能,更好与东北亚区域国家实现贸易往来,吸引中国资金更好参与俄罗斯远东开发。

      第二,中俄毗邻区域合作重在陆海联运海洋合作。如前面所述,中俄毗邻区域合作面临的最大问题,表现为硬件上的“通道不畅”软件上“开放度不对称”。如何破解硬件上的“通道不畅”,用硬件设施的突破倒逼软件升级,值得深入探讨。中俄毗邻区域的陆海联运通道建设,核心在图们江区域。近年来,为解决“通道不畅”问题,针对中俄铁路轨距、通关便利化和俄罗斯铁路设施建设,我国进行投资改造,但仍难以满足发展需要。为此,俄罗斯规划了“滨海1 号”(连结哈尔滨、绥芬河、格罗杰科沃、符拉迪沃斯托克、东方港、纳霍德卡以及亚太地区港口)和“滨海2 号”交通走廊(连结珲春、克拉斯基诺、波谢特、扎鲁比诺以及亚太地区港口),希望对此有所改善。而我国黑龙江与吉林两省为解决中俄陆海联运“通而不畅”的问题,近年来也进行了不懈探索。黑龙江省相关专家甚至向俄罗斯方面提出“从黑龙江东部边境建隧道直通俄罗斯日本海海岸”出海的构想。吉林省则积极推动与俄罗斯苏玛集团共同建设运营扎鲁比诺港项目,实行“借港出海”。应当说,中俄在图们江区域陆海联运上有共同愿望,都希望发挥和利用港口作用开展海洋事务合作,但囿于通关模式和陆路交通制约,又存在难以开展的现实矛“珲春—扎鲁比诺—釜山”铁海联运航线是吉林省主动融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举措,承载着建设我国向北开放窗口的历史使命,发展前景也十分可观。航线除自有的对韩运输业务外,还将利用釜山港的国际中转优势,陆续推出转口美国、马来西亚、日本等国家和地区业务。作为陆路运量最大、最快捷的运输方式——铁路运输,遇到了难以解决的现实困难。因此,必须创新方法,选择新路径,在图们江区域出海上进行探索。目前,我国在图们江区域出海上,进行了三种方式的探索。一是通过图们江河道出海。此方式须中、朝、俄三国谈判同意,且每年疏浚成本巨大,大型货轮又无法行驶,故实际的商业意义不大。二是“借港出海”。此种方式主要是借俄罗斯扎鲁比诺港出海,由于中俄铁路换装问题,陆路运输运量有限,改造港口投资巨大,也使“借港出海”难以推进。第三,中俄海洋合作有广阔空间。中俄两国在图们江区域的海洋合作,内容丰富,前景广阔。首先,渔业合作发展潜力巨大。与吉林珲春毗邻的俄罗斯区域是世界性渔业高产区,渔业资源在世界上都十分罕见。远东捕鱼区的可捕量约3000万吨,每昼夜渔获量达8000 吨左右。与珲春毗邻的青海湾和波谢特湾,更是天然的渔业牧场,可以通过共建特色海洋产业园区,大力发展渔业合作。其次,滨海旅游合作大有可为。图们江区域丰富独特的旅游资源,已深受世人瞩目,特别是近年来由中国提出的图们江三角洲旅游构想,得到俄朝两国的积极响应,并正在致力开展近期三国海上游,远期环日本海和北极航线邮轮游。其三,海上交通运输合作意义重大。俄罗斯远东和我国东北地区都是资源富集区域,需要通过海上运输,加快与世界经济的交互。目前,中俄跨国陆海联运航线已开通五条,初步形成我国北部出海航线的框架,未来随着发展的需要,海上交通运输合作将变得日益重要,而且有可观的发展前景。除了经济价值,中俄海上贸易通道的合作,有利于在日本海形成有效力量,开辟北极航线,打破现有海上通行限制,产生“战略突围”效应。

2018-05-14 来源:图们江学会

 吉林构筑向海发展新格局专题之吉林路径篇(8)

     

      发挥吉林靠海优势,利用国际港口资源,创新出海方式,是东北地区寻求向环日本海国家开放的必然选择。而吉林多年的出海实践证明,图们江区域出海根本上依赖于周边国家特别是朝俄两国的开放环境,“多边合作”难以取得实质进展,必须变“多边合作”为“双边合作”来实现“东出日本海”,而在当前形势下的“双边合作”,应优先突出中俄合作,突出中俄毗邻区域的海上合作。

      “ 双边合作” 中, 之所以优先开展中俄两国间合作,其主要原因有以下三方面。一是中俄两国已建立稳固且长期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近年来,中俄两国元首频繁会晤会见,推动两国关系进入历史新的时期,并正致力于将良好的国家关系转化为经济、人文务实合作的利益。中俄两国在毗邻的图们江区域开展经济合作,符合两国合作的方向。二是俄罗斯“向东看”
需要与我国东北地区合作。俄罗斯开发远东是长期性的战略,且得到高层高度重视,已提出了“俄罗斯未来经济工作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加快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的经济发展”,并将远东地区的开发视为整个俄罗斯经济振兴的关键,希望加强与我国东北振兴战略的对接。三是中俄毗邻区域合作潜力巨大。俄罗斯远东地区自然资源品种多、储量大,港口资源和渔业资源十分丰
富,而资源利用、加工制造又是市场急需,东北大部分区域需要加强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合作。因此,资源上的高度互补性决定了中俄合作的可喜前景。

      中俄合作为什么要以毗邻区域的海上合作为突破口?这是因为:

      第一,这是图们江合作的战略初衷。按照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于20世纪90 年代初对图们江地区开发的构想,主要依托吉林省地理特点,西接蒙古国,东连俄罗斯和朝鲜,并通过水路与韩国、日本相通,构想“东出日本海”“西连蒙古国”:向东打通图们江出海通道,让吉林珲春走向日本海,与东北亚区域各大港口相连,向西建设中蒙“两山”(阿尔山—乔巴山)铁路与珲春相连,形成新的欧亚大陆桥和东北亚陆海联运大通道,从而带动东北亚区域各国参与合作。按照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的这一构想,20 多年来,图们江机制各成员国进行了不懈努力,但却因复杂的国际环境,这一构想依然未能得到实现。图们江机制目前有4 个成员国,分别为中国、俄罗斯、韩国和蒙古,朝鲜于2009年因核试验受联合国制裁而自行退出,日本一直作为观察员国参与。在4 个成员国中,蒙古有资源,但经济实力较弱,其参与图们江机制的主要意图是借助区域力量打开图们江区域出海口,为蒙古国东部区域便捷出海并融入东北亚经济圈提供必要条件。韩国参与图们江机制的主要目的是希望借此加强与朝鲜的经济联系,扩大自己在东北亚区域的经贸合作。但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步伐迟缓,也渐渐让韩国丧失了热情。目前,韩国同意美国在其境内部署“萨德”防空武器系统,已使朝鲜半岛形势日趋复杂严峻。俄罗斯近年来参与图们江机制的积极性有所提高,主要缘于俄罗斯“向东看”开发远东的战略实施。不难看出,当前形势下,中俄合作畅通日本海,才能有效实现图们江开发的战略初衷,才能为维护东北亚区域形势稳定发挥“压舱石”作用,也有利于中俄两国毗邻地区的发展。对于俄罗斯而言,远东开发、自由港建设和北极航线建设,都需要中国。对于中国而言,虽然一直在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上发挥着主要推动作用,但因一直受出海通道制约,陆路通道难以支撑俄罗斯远东开发所需要的物流,迫切需要畅通图们江区域出海通道。因此,在图们江机制4 个成员国中,强化中俄海洋合作,既可得到蒙古国的支持,又能让俄罗斯借此发挥港口功能,更好与东北亚区域国家实现贸易往来,吸引中国资金更好参与俄罗斯远东开发。

      第二,中俄毗邻区域合作重在陆海联运海洋合作。如前面所述,中俄毗邻区域合作面临的最大问题,表现为硬件上的“通道不畅”软件上“开放度不对称”。如何破解硬件上的“通道不畅”,用硬件设施的突破倒逼软件升级,值得深入探讨。中俄毗邻区域的陆海联运通道建设,核心在图们江区域。近年来,为解决“通道不畅”问题,针对中俄铁路轨距、通关便利化和俄罗斯铁路设施建设,我国进行投资改造,但仍难以满足发展需要。为此,俄罗斯规划了“滨海1 号”(连结哈尔滨、绥芬河、格罗杰科沃、符拉迪沃斯托克、东方港、纳霍德卡以及亚太地区港口)和“滨海2 号”交通走廊(连结珲春、克拉斯基诺、波谢特、扎鲁比诺以及亚太地区港口),希望对此有所改善。而我国黑龙江与吉林两省为解决中俄陆海联运“通而不畅”的问题,近年来也进行了不懈探索。黑龙江省相关专家甚至向俄罗斯方面提出“从黑龙江东部边境建隧道直通俄罗斯日本海海岸”出海的构想。吉林省则积极推动与俄罗斯苏玛集团共同建设运营扎鲁比诺港项目,实行“借港出海”。应当说,中俄在图们江区域陆海联运上有共同愿望,都希望发挥和利用港口作用开展海洋事务合作,但囿于通关模式和陆路交通制约,又存在难以开展的现实矛“珲春—扎鲁比诺—釜山”铁海联运航线是吉林省主动融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举措,承载着建设我国向北开放窗口的历史使命,发展前景也十分可观。航线除自有的对韩运输业务外,还将利用釜山港的国际中转优势,陆续推出转口美国、马来西亚、日本等国家和地区业务。作为陆路运量最大、最快捷的运输方式——铁路运输,遇到了难以解决的现实困难。因此,必须创新方法,选择新路径,在图们江区域出海上进行探索。目前,我国在图们江区域出海上,进行了三种方式的探索。一是通过图们江河道出海。此方式须中、朝、俄三国谈判同意,且每年疏浚成本巨大,大型货轮又无法行驶,故实际的商业意义不大。二是“借港出海”。此种方式主要是借俄罗斯扎鲁比诺港出海,由于中俄铁路换装问题,陆路运输运量有限,改造港口投资巨大,也使“借港出海”难以推进。第三,中俄海洋合作有广阔空间。中俄两国在图们江区域的海洋合作,内容丰富,前景广阔。首先,渔业合作发展潜力巨大。与吉林珲春毗邻的俄罗斯区域是世界性渔业高产区,渔业资源在世界上都十分罕见。远东捕鱼区的可捕量约3000万吨,每昼夜渔获量达8000 吨左右。与珲春毗邻的青海湾和波谢特湾,更是天然的渔业牧场,可以通过共建特色海洋产业园区,大力发展渔业合作。其次,滨海旅游合作大有可为。图们江区域丰富独特的旅游资源,已深受世人瞩目,特别是近年来由中国提出的图们江三角洲旅游构想,得到俄朝两国的积极响应,并正在致力开展近期三国海上游,远期环日本海和北极航线邮轮游。其三,海上交通运输合作意义重大。俄罗斯远东和我国东北地区都是资源富集区域,需要通过海上运输,加快与世界经济的交互。目前,中俄跨国陆海联运航线已开通五条,初步形成我国北部出海航线的框架,未来随着发展的需要,海上交通运输合作将变得日益重要,而且有可观的发展前景。除了经济价值,中俄海上贸易通道的合作,有利于在日本海形成有效力量,开辟北极航线,打破现有海上通行限制,产生“战略突围”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