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们江国际合作学会

欢迎访问中国图们江合作网!

首页   >   交流合作   >   把吉林建成“一带一路”东北亚方向 陆海联运枢纽区
2018-05-11 来源:图们江学会

吉林构筑向海发展新格局专题之吉林路径篇(6)

   

       

      “一带一路”战略已成为我国当前和今后对外开放的总纲领,也是我国致力于维护全球自由贸易体系和开放型经济发展,向世界各国提出的倡议,并得到许多国家的热切响应。国内各省区也都在谋划如何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借此实现开放发展。
      吉林省沿边通海,地处东北亚的几何中心,有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条件和优势,应当抓住机遇,实现全域开放,大力提升整体开放水平和层次,为吉林振兴注入新的发展动力。按照国家制定出台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我国面向东北亚方向的“一带一路”建设主要是:推动黑龙江、吉林、辽宁与俄罗斯远东地区陆海联运合
作,构建北京—莫斯科欧亚高速运输走廊,建设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利用内陆纵深广阔、人力资源丰富、产业基础较好优势,依托包括哈(尔滨)长(春)城市群在内的重点区域,推动区域互动合作和产业集聚发展。由此可见,吉林省在我国“一带一路”建设实施中有重要位置。只有找准定位,乘势而上,吉林才能在新一轮开放发展中抓住机遇。回顾改革开放以来的吉林发展史,吉林之所以一直处于全国的后发地区,主要是在国家历次开放大潮中丧失了机遇,根本上是对外开放度不够,“内陆省份”“农业大省”“老工业基地”思维根深蒂固。而今,面对“一带一路”建设的全新开放格局,我们不能再坐失良机,急需转换思路,让全省每个区域都铁屑趋磁般思考如何融入“一带一路”建设,进而做好开放这篇大文章。
      应当看到,吉林融入“一带一路”有着历史基础。历史上,吉林省曾是东北亚海上丝绸之路五条线路之一。据专家考证和历史资料记载,东北亚主要是由环黄、渤海和日本海国家组成。我国与日本、韩国和朝鲜等国形成了紧密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交流局面。这些交流均通过海上贸易往来完成,因此东北亚各国之间逐渐形成了多条海上交通道路,且主要以丝绸为贸易商品。其交通路线有以下五条:一是明州道(今宁波)—韩国、日本,二是扬州、海州(今连云港)—韩国,三是登州(今烟台)—朝鲜、日本,四是大连、丹东— 朝鲜半岛西海岸—日本,五是图们江—滨海地区(今俄罗斯海参崴)—朝鲜半岛、日本。这五条道路又通过中国东部中俄共建冰上丝绸之路为吉林向海发展提供了重要机遇和南部海岸的交通与其他地区互相联系,其道路和港口组成了古代东北亚地区海上的交通网,形成了“东北亚海上丝绸之路”。
      在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中,吉林如何找准方向和明晰定位?我们认为,应当在中、俄、韩、蒙四国战略对接中,将吉林建成东北亚陆海联运的桥梁与纽带。这一定位是吉林在东北亚的区位决定的,是国家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对吉林的要求,是“长吉图”战略实施的目标指向,还是东北亚区域国家战略对接的客观需要。放眼东北亚区域,我国“一带一路”俄罗斯“欧亚经济联盟”蒙古国“草原之路”和韩国“欧亚倡议”四国战略要实现较好对接,吉林“西连蒙古国”“东出日本海”“内联东北”的枢纽通道地位无可比拟。而随着“长吉图”战略的深入实施和图们江区域合作
的进一步推进,吉林省在事实上已初步形成了东北亚陆海联运大通道。应当继续搞好“外联”“内引”。
      “外联”即向东打通图们江出海通道,让吉林走进日本海,与东北亚区域各大港口相连,向西建设中蒙“两山”(阿尔山—乔巴山)铁路与珲春相连,形成新的欧亚大陆桥和东北亚陆海联运大通道,从而带动东北亚区域各国参与合作。由于“图们江区域出海”是“两山”铁路的前沿窗口,“两山”铁路是“图们江区域出海”的腹地支撑,两者互为条件,又相互促进,因此,在当前中、蒙、俄三国关系密切并共同致力于建设经济走廊的形势下,率先推动出海通道建设,就可能取得整个东北亚区域合作的突破性进展。
      “内引”即是将东北大部分区域的国际物流需要吸引到这条东北亚陆海联运的大通道上。目前,东北地区交通物流网络较为发达,资源最为丰富的东北东部地区,已经贯通“东北地区东部铁路”和“鹤大高速”。贯通东北三省的哈尔滨—长春—沈阳、大连、丹东的高铁,已开通运行。吉林省境内,“长珲高速”和“长珲高铁”也已开通,长春向西至白城的快速铁路也在修建之中。如果“两山”铁路贯通形成俄罗斯赤塔—蒙古国乔巴山—中国珲春—日本海的新欧亚大陆桥,中国东北地区包括内蒙古东部,均有公路、铁路与这条陆海联运通道的节点站相连,从而为这条通道提供朝鲜罗津港实现内贸外运供“大进大出”的物流支撑。
      当前,东北亚区域形势为吉林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带来有利机遇。一是从国内关于东北亚区域方向“一带一路”建设的共识来看,有明显提升。我国学界曾经认为,“一带一路”的主要方向是向南、向西发展,对于东北亚方向的丝绸之路,考虑东北亚区域复杂的地缘政治影响,未作为重点。如今,向东开放的广阔空间和美好前景,也成为学界关注的重点。二是美国新一届总统大选后,东北亚形势出现转机。美国新当选总统特朗普明确表示要退出TPP,弱化美日、美韩军事同盟关系,对“亚太再平衡”进行重新思考。美国因素必然会对东北亚区域形势产生重大作用。三是中、日、韩经贸合作向好发展。中韩两国自贸协定(FTA)签署生效实施后,中、日、韩自贸协定也在积极推进。2016 年10 月, 中、日、韩三国举行第十一次经贸部长会议,加快中、日、韩自贸区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共同努力达成现代、全面、高水平、互惠互利的自贸协定。四是美俄两国关系缓和带来的机遇。俄罗斯近几年经济不景气的主要原因是遭受欧盟和美国制裁,因此在欧亚经济带建设和远东开发上显得力不从心。美国新当选总统特朗普多次放话要缓和美俄关系,由此必将带来俄罗斯经济的复苏与发展,俄罗斯远东开发将进一步加快,这显然有利于我国“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带”对接。
      吉林融入“一带一路”融入日本海,建设东北亚陆海联运枢纽区,不仅面临着国际国内带来的叠加机遇,具备发展优势、基础条件,而且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作为我国离北极航线最近的港口区域,吉林有对接北极航线的美好前景。近年来,随着中国远洋运输(集团)公司“永盛”号货轮成功对北极航线的东北航道进行商业利用,标志着我国已初步进入大规模商业利用北
极航线的历史时代。而北极航线的开通,不仅对于我国有重大的战略意义和经济利益,而且对于整个东北亚区域国家与北美洲、北欧国家的贸易往来,架起了一座最快捷的通道,其巨大的经济效益引起全世界的瞩目。如果货轮从珲春出海经北极航线抵达欧洲或北美北岸,要比走苏伊士运河或巴拿巴运河减少航程40% 以上。而如果上海港货轮运抵至德国汉堡,通过北极航线比通过传统的苏伊士运河航线可缩短25% 的航程;如果从珲春出发,则可缩短55% 的航程。航程的缩短,将节省巨大的海运经济成本。
      北极航线的开通,将直接改变原有的世界海洋运输格局,将使北极地区的战略地位整体提升。这种变化将导致世界重心向北方偏移,对我国对外航运和贸易直接带来经济利益的同时,有利于我国高纬度港口成为新的国际航运中心。我国最靠近北极航线的吉林珲春,有可能取得与新加坡、香港同等重要的国际航运地位,成为北极航线的新贸易中心。总之,通海意味着开放,用海意味着发展,海洋经济必将成为吉林新的增长点。

2018-05-11 来源:图们江学会

吉林构筑向海发展新格局专题之吉林路径篇(6)

   

       

      “一带一路”战略已成为我国当前和今后对外开放的总纲领,也是我国致力于维护全球自由贸易体系和开放型经济发展,向世界各国提出的倡议,并得到许多国家的热切响应。国内各省区也都在谋划如何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借此实现开放发展。
      吉林省沿边通海,地处东北亚的几何中心,有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条件和优势,应当抓住机遇,实现全域开放,大力提升整体开放水平和层次,为吉林振兴注入新的发展动力。按照国家制定出台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我国面向东北亚方向的“一带一路”建设主要是:推动黑龙江、吉林、辽宁与俄罗斯远东地区陆海联运合
作,构建北京—莫斯科欧亚高速运输走廊,建设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利用内陆纵深广阔、人力资源丰富、产业基础较好优势,依托包括哈(尔滨)长(春)城市群在内的重点区域,推动区域互动合作和产业集聚发展。由此可见,吉林省在我国“一带一路”建设实施中有重要位置。只有找准定位,乘势而上,吉林才能在新一轮开放发展中抓住机遇。回顾改革开放以来的吉林发展史,吉林之所以一直处于全国的后发地区,主要是在国家历次开放大潮中丧失了机遇,根本上是对外开放度不够,“内陆省份”“农业大省”“老工业基地”思维根深蒂固。而今,面对“一带一路”建设的全新开放格局,我们不能再坐失良机,急需转换思路,让全省每个区域都铁屑趋磁般思考如何融入“一带一路”建设,进而做好开放这篇大文章。
      应当看到,吉林融入“一带一路”有着历史基础。历史上,吉林省曾是东北亚海上丝绸之路五条线路之一。据专家考证和历史资料记载,东北亚主要是由环黄、渤海和日本海国家组成。我国与日本、韩国和朝鲜等国形成了紧密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交流局面。这些交流均通过海上贸易往来完成,因此东北亚各国之间逐渐形成了多条海上交通道路,且主要以丝绸为贸易商品。其交通路线有以下五条:一是明州道(今宁波)—韩国、日本,二是扬州、海州(今连云港)—韩国,三是登州(今烟台)—朝鲜、日本,四是大连、丹东— 朝鲜半岛西海岸—日本,五是图们江—滨海地区(今俄罗斯海参崴)—朝鲜半岛、日本。这五条道路又通过中国东部中俄共建冰上丝绸之路为吉林向海发展提供了重要机遇和南部海岸的交通与其他地区互相联系,其道路和港口组成了古代东北亚地区海上的交通网,形成了“东北亚海上丝绸之路”。
      在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中,吉林如何找准方向和明晰定位?我们认为,应当在中、俄、韩、蒙四国战略对接中,将吉林建成东北亚陆海联运的桥梁与纽带。这一定位是吉林在东北亚的区位决定的,是国家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对吉林的要求,是“长吉图”战略实施的目标指向,还是东北亚区域国家战略对接的客观需要。放眼东北亚区域,我国“一带一路”俄罗斯“欧亚经济联盟”蒙古国“草原之路”和韩国“欧亚倡议”四国战略要实现较好对接,吉林“西连蒙古国”“东出日本海”“内联东北”的枢纽通道地位无可比拟。而随着“长吉图”战略的深入实施和图们江区域合作
的进一步推进,吉林省在事实上已初步形成了东北亚陆海联运大通道。应当继续搞好“外联”“内引”。
      “外联”即向东打通图们江出海通道,让吉林走进日本海,与东北亚区域各大港口相连,向西建设中蒙“两山”(阿尔山—乔巴山)铁路与珲春相连,形成新的欧亚大陆桥和东北亚陆海联运大通道,从而带动东北亚区域各国参与合作。由于“图们江区域出海”是“两山”铁路的前沿窗口,“两山”铁路是“图们江区域出海”的腹地支撑,两者互为条件,又相互促进,因此,在当前中、蒙、俄三国关系密切并共同致力于建设经济走廊的形势下,率先推动出海通道建设,就可能取得整个东北亚区域合作的突破性进展。
      “内引”即是将东北大部分区域的国际物流需要吸引到这条东北亚陆海联运的大通道上。目前,东北地区交通物流网络较为发达,资源最为丰富的东北东部地区,已经贯通“东北地区东部铁路”和“鹤大高速”。贯通东北三省的哈尔滨—长春—沈阳、大连、丹东的高铁,已开通运行。吉林省境内,“长珲高速”和“长珲高铁”也已开通,长春向西至白城的快速铁路也在修建之中。如果“两山”铁路贯通形成俄罗斯赤塔—蒙古国乔巴山—中国珲春—日本海的新欧亚大陆桥,中国东北地区包括内蒙古东部,均有公路、铁路与这条陆海联运通道的节点站相连,从而为这条通道提供朝鲜罗津港实现内贸外运供“大进大出”的物流支撑。
      当前,东北亚区域形势为吉林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带来有利机遇。一是从国内关于东北亚区域方向“一带一路”建设的共识来看,有明显提升。我国学界曾经认为,“一带一路”的主要方向是向南、向西发展,对于东北亚方向的丝绸之路,考虑东北亚区域复杂的地缘政治影响,未作为重点。如今,向东开放的广阔空间和美好前景,也成为学界关注的重点。二是美国新一届总统大选后,东北亚形势出现转机。美国新当选总统特朗普明确表示要退出TPP,弱化美日、美韩军事同盟关系,对“亚太再平衡”进行重新思考。美国因素必然会对东北亚区域形势产生重大作用。三是中、日、韩经贸合作向好发展。中韩两国自贸协定(FTA)签署生效实施后,中、日、韩自贸协定也在积极推进。2016 年10 月, 中、日、韩三国举行第十一次经贸部长会议,加快中、日、韩自贸区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共同努力达成现代、全面、高水平、互惠互利的自贸协定。四是美俄两国关系缓和带来的机遇。俄罗斯近几年经济不景气的主要原因是遭受欧盟和美国制裁,因此在欧亚经济带建设和远东开发上显得力不从心。美国新当选总统特朗普多次放话要缓和美俄关系,由此必将带来俄罗斯经济的复苏与发展,俄罗斯远东开发将进一步加快,这显然有利于我国“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带”对接。
      吉林融入“一带一路”融入日本海,建设东北亚陆海联运枢纽区,不仅面临着国际国内带来的叠加机遇,具备发展优势、基础条件,而且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作为我国离北极航线最近的港口区域,吉林有对接北极航线的美好前景。近年来,随着中国远洋运输(集团)公司“永盛”号货轮成功对北极航线的东北航道进行商业利用,标志着我国已初步进入大规模商业利用北
极航线的历史时代。而北极航线的开通,不仅对于我国有重大的战略意义和经济利益,而且对于整个东北亚区域国家与北美洲、北欧国家的贸易往来,架起了一座最快捷的通道,其巨大的经济效益引起全世界的瞩目。如果货轮从珲春出海经北极航线抵达欧洲或北美北岸,要比走苏伊士运河或巴拿巴运河减少航程40% 以上。而如果上海港货轮运抵至德国汉堡,通过北极航线比通过传统的苏伊士运河航线可缩短25% 的航程;如果从珲春出发,则可缩短55% 的航程。航程的缩短,将节省巨大的海运经济成本。
      北极航线的开通,将直接改变原有的世界海洋运输格局,将使北极地区的战略地位整体提升。这种变化将导致世界重心向北方偏移,对我国对外航运和贸易直接带来经济利益的同时,有利于我国高纬度港口成为新的国际航运中心。我国最靠近北极航线的吉林珲春,有可能取得与新加坡、香港同等重要的国际航运地位,成为北极航线的新贸易中心。总之,通海意味着开放,用海意味着发展,海洋经济必将成为吉林新的增长点。